• <code id="zit47"><small id="zit47"></small></code>
    <object id="zit47"><font id="zit47"><sub id="zit47"></sub></font></object>

    1. <center id="zit47"></center>
      1. <code id="zit47"><small id="zit47"><track id="zit47"></track></small></code>

        疫情下的鐵礦石迷思:何時不再成為鋼企之“利潤黑洞”?

        1評論 2020-04-27 09:40:40 來源:撲克投資家 中迪投資22%大肉

          疫情肆虐下,有色紛紛大跌,“博士”更是罕見創下了跌停的紀錄。但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鐵礦石為代表的黑色系價格穩定。

          自從春節假期后開盤以來,先是創造了一波連續拉高,再是高位震蕩了一波,雖然在3月20日也出現了大跌,但漲漲跌跌下來,還是快回到了春節假期前的水平,走出了一波“鐵礦石行情”。

          疫情下的鐵礦石迷思:何時不再成為鋼企之“利潤黑洞”?

          疫情下的鐵礦石迷思:何時不再成為鋼企之“利潤黑洞”?

          疫情下的鐵礦石迷思:何時不再成為鋼企之“利潤黑洞”?

          那么究竟是哪些因素,給了鐵礦石“黑天鵝”前,遠超其他品種的“勇氣”呢?面對鐵礦石的價格波動,投資者有何對策呢?今天我們就一一道來。

          1

          鐵礦石這樣的底氣能維持長久嗎?

          疫情到底有多嚴重,早已無需多言:可以參考上一篇文章《疫情之下的銅產業鏈變局》。截至4月25日,全球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超282萬例,美國確診逾92萬例!哀聲遍野,草木皆兵。

          直面疫情,全球鐵礦供應料無憂

          嚴重的新冠疫情,對鐵礦石上游生產國,運輸國的影響,正在逐漸顯現出來:巴西相關部門出于安全問題,暫停全球最大的鐵礦石生產商淡水河谷25個礦壩的運營。

          據該公司介紹,“由于需要應對冠狀病毒相關的檢查、評估和授權,有可能推遲產能恢復時間,跨洋市場產量可能會中斷約1800萬噸”。據4月21日最新消息,淡水河谷將其年度目標由3.4-3.55億噸下調至3.1-3.3億噸,下降約2750萬噸。

          淡水河谷還于3月24日起,暫停了馬來西亞物流中心(TRMT)作業,本次暫停作業起初“至少持續至3月31日”,但目前還沒有恢復的消息。據統計,該中心2019年發貨量2370萬噸,據淡水河谷解釋,該決定預計對2020年全年的產銷量不會產生影響,但有可能會對第一季度的銷量產生大約50萬噸的影響。

          疫情下的鐵礦石迷思:何時不再成為鋼企之“利潤黑洞”?

          疫情影響的,不僅僅是淡水河谷一家:南非將關閉35個進出港口以及兩個海岸港口,其中包括該國最大的鐵礦石發運港Saldanha港;澳大利亞對所有進出船舶需要隔離14天,部分港口要求疫區船只需評估合格后再靠岸。

          就連亞洲的印度,隨著總理3月24日宣布進入21天的封閉期,該國鐵礦石多個港口已于發布不可抗力聲明。該國新冠爆發以及隨后港口的關閉,工人短缺和運輸限制,2020年鐵礦石出口量預計將下滑約25%,至2330萬噸。此外,市場上還陸續傳出馬來西亞、南非、加拿大魁北克等國家地區鐵礦石生產、發運受新冠疫情影響的消息,在此不一一列舉了。

          不過消息多了,容易讓人看不清方向,我們也要思考,疫情究竟對鐵礦石產量有多大的影響?實際上,鐵礦石的主產國中,人群中確診比例較高的國家當屬伊朗、瑞典、美國、澳大利亞;印度、烏克蘭、俄羅斯、巴西發病比例并不高!因此除非疫情急劇惡化,否則對產量的影響是可以控制的!

          國投安信期貨分析師預計:

          按目前各國21天限制期,分情景理論推算國內進口量影響高位值:若非主流礦山全部受限,影響量高位值約為950萬到1050萬噸;若除澳大利亞外礦山均受限,影響量高位值約為2250萬到2350萬噸;極限但概率極小的情況是海外礦山均受限,則影響量高位值約為5600萬到6100萬噸。

          中信期貨則認為:

          目前疫情影響鐵礦短期供應合計約670萬噸。整體來看,二季度供應將較一季度邊際回升,并且將在三、四季度維持高位水平。

          現在疫情對鐵礦生產的影響,其實很大程度上是來源于恐慌的蔓延,而非產量真正面臨大降。正如一句名言:

          就像你坐在那里,頭上懸了一把劍,而系著劍柄的繩子邊,有一盞燈在燃燒,你不知道燈啥時候把繩子給燒斷。

          由于鐵礦石生產多為露天作業,自動化程度相對較高,生產相對安全;自礦山運輸到港口及發船,基本也是無接觸式的物流過程,因此按照道理不至于被要求停產。換句話說,如果世界各大主產國大面積停產,那應該擔心的不是鐵礦石的供應不足,而是全球性的經濟危機了。相信任何負責任的國家和政府都不會允許這一幕發生。

          因此,正如我們之前分析銅供需的邏輯一樣,鐵礦石之所以走出一波“獨立行情”,不光要看供給,很大程度上還要從需求上找原因。那么鐵礦石的需求,究竟和它的行情是否匹配呢?

          鐵礦石的預期能托起上漲行情

          鐵礦石的價格波動,歸根結底是供需關系決定的。而正如上文所言,中國進口了全世界2/3的鐵礦石,由于疫情的有效控制,國內鋼廠高爐開工率不但已經恢復到了疫情前的水平,甚至還有所上升:已經回升至6個半月高位。

          高爐開工率持續上升,顯然對鐵礦石的需求是利好,那么鐵礦石的庫存狀況如何呢?卓創鋼鐵分析如下:

          從港口方面來看,一季度外礦發運及到港的明顯減量以及春節后鋼廠的持續補庫,使得港口庫存下降到近幾年歷史同期最低值。到3月底,港口庫存去化至1.15億噸附近,較年初的1.25億噸下降8%,對鐵礦石價格形成較強支撐。從企業方面來看,由于成材庫存高企,資金壓力下以維持基本生產為主,庫存水平相對偏低。

          邁科期貨黑色金屬分析師則認為:

          一季度海外主要發運國澳洲及巴西皆受天氣因素影響發運量大幅減量,而國內鋼廠生產受疫情疫影響較小,且3月份之后因廠內庫存較低開始了主動補庫,需求穩定供應減量的情況下港口庫存連續下降,截至4月3日國內45港鐵礦石庫存經歷了連續8周的去庫后降至了1.15億噸的水平,為近四年同期最低水平;而鋼廠方面,雖然自3月份開始季節性補庫,但目前絕對水平仍然較低,截止4月3日鋼廠燒結粉礦庫存為1617.9萬噸,明顯低于2015-2018年同期水平。在港口及鋼廠庫存雙低的情況下,鐵礦石價格向上的彈性依然較大。

          疫情下的鐵礦石迷思:何時不再成為鋼企之“利潤黑洞”?下面的圖表或許更加清晰:港口庫存為幾年來最低值,中小鋼企庫存水平相對偏低,與2019年相當,疊加新冠肺炎疫情的恐慌,似乎可以解釋鐵礦石價格從2月到3月走出的一波上漲行情。

          疫情下的鐵礦石迷思:何時不再成為鋼企之“利潤黑洞”?

          除了供需層面外,此前市場有關疫情過后,中國將用基建刺激經濟的預期,也刺激了黑色系2月底到3月的一波大漲:不管是螺紋鋼,還是鐵礦石,都在這波大漲中獲益。

          得益于資本市場暴跌期間的強勢表現,螺紋鋼成為了為數不多的避險資產,并被業內戲稱為“螺紋金”,而鋼廠的成本端,鐵礦石占到60%以上,因而兩者齊飛也就不足為怪了——正如歷史上兩者的齊飛一樣。

          疫情下的鐵礦石迷思:何時不再成為鋼企之“利潤黑洞”?

          疫情下的鐵礦石迷思:何時不再成為鋼企之“利潤黑洞”?

          不過雖然期貨價格高漲,但鋼廠的利潤并未隨之增加:三月份鋼廠即期利潤月初小幅下降后持續低位波動,雖然在下旬有了明顯回升,但總體利潤水平仍比往年低。而如果鋼廠利潤長期得不到改善,期貨市場的高價位顯然難以持續——螺紋鋼高位之后的跌落,就是這一邏輯的體現。

          疫情下的鐵礦石迷思:何時不再成為鋼企之“利潤黑洞”?

          

        2

          先跌后漲的鐵礦石價格為哪般?

          其實有關鐵礦石的價格邏輯,第一部分已經給出了詳細的分析:還是供給和需求的關系使然!

          鐵礦石此前的大漲,建立在一個“故事”基礎上:全球疫情蔓延,造成國外礦山生產或者港口作業停止,從而影響鐵礦石的供應。只要這個故事的邏輯成立,那么鐵礦石的價格就很難暴跌。

          但是這個故事中有一個致命的問題——時間!基本面是擺在那里的,它不是消失了,只不過是被掩蓋了,終有一天它還是會回來的。而事實已經證明,疫情對鐵礦石供給的影響,并沒有此前渲染得那么悲觀,相反,是對需求的預期“左右”了價格走勢!

          鐵礦石供應無虞,價格趨于穩定

          正如前文所言,目前鐵礦石的供應形勢,明顯不支持所謂的“供應危機”論調,3月份澳洲主流鐵礦石的大增,更證明了鐵礦石供應無虞:3月澳洲發貨量約7680萬噸,環比增加1640萬噸,同比增加1435萬噸;發往中國約6211萬噸,環比增加1227萬噸,同比增加994萬噸。此外,巴西的發貨量也有顯著上升。

          隨著雨季結束,澳大利亞和巴西發貨將逐步回升,遠月鐵礦石供應是有保證的。據測算,2020年后期,全球鐵礦石資源供應將增加,中國可利用進口礦總量相應增加,預計2020年增幅為4000萬噸-9000萬噸。

          疫情下的鐵礦石迷思:何時不再成為鋼企之“利潤黑洞”?

          公眾號“有一點墨”的分析,也印證了鐵礦石供給不會大幅波動的邏輯:

          在不發生極端情況下,我們大概率能看到Vale的發運量是同比回升的,另外澳洲后期三大礦山的產量至少不會同比去年出現下降,供應端大概率同比去年不會下降。2020年全年供需基本能夠達到平衡。

          疫情下的鐵礦石迷思:何時不再成為鋼企之“利潤黑洞”?

          供應端是沒有問題了,在一波大漲之后,鐵礦石的需求受到了哪些因素的影響,以至于“上躥下跳”呢?肆虐全球的疫情,真的不會對鐵礦石產生重大影響么?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需求下降,價格將面臨回調壓力

          許多國家為控制疫情采取了嚴厲的遏制措施,但這也意味著全球經濟正迅速陷入衰退。惠譽近期將2020年全球經濟增速預期由2.5%大幅下調至1.3%,OECD也下調了今年全球經濟增速預期,認為在最好的情況下2020年全球經濟將僅增長2.4%,相比去年11月時的預測下調了0.5個百分點,如果疫情繼續蔓延,全球經濟增速甚至可能跌至1.5%。

          經濟的大幅下滑,對鋼鐵的需求顯然是打擊:在歐洲,近1500萬噸煉鋼產能處于閑置狀態,而美國和日本也分別計劃削減產能500萬噸和330萬噸。據中信期貨測算,目前全球鋼廠統計的關停產能有700多萬噸,實際可能更多,最終會超過1000萬噸!

          同時,疫情對消費的影響將逐漸傳導至上游行業,這個是最致命的,將使海外鋼廠加速減產,且預計減產會持續較長時間。參考目前的海外投行對歐美、日韓的經濟預估來看,預計下滑幅度與2009年相比甚至更高。對二、三季度的鐵礦需求量可能的沖擊幅度,可以參考2009年的情形:

          疫情下的鐵礦石迷思:何時不再成為鋼企之“利潤黑洞”?

          如果歐盟、日韓等其他主要鐵礦需求國,因疫情對經濟產生巨大沖擊,導致鐵礦需求下降,多余的鐵礦是否有可能轉向中國呢?曾寧黑色團隊認為,國內可能因此帶來約2400萬噸的額外進口壓力,下半年港口庫存將進入持續累積的趨勢中,國內港口庫存在年底或將突破1.5億噸。

          疫情下的鐵礦石迷思:何時不再成為鋼企之“利潤黑洞”?

          這么多的庫存,國內能消化得了么?只有等待時間來回答了。

          在國內,盡管國內新冠肺炎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但距離鋼材需求全面恢復仍需要一定時間,加上決策層多次重申“堅決不搞大水漫灌”、“房住不炒”等政策定力,鐵礦石的需求可能難以快速增加。

          還是那句話,除非疫情真的無法控制,導致鐵礦石產量大幅減少,否則以目前疫情對全球經濟沖擊的程度來看,很難找到長期托起鐵礦石價格的理由。

          但奇怪的是,對于鐵礦石價格,相信國內鋼鐵企業早已“苦大仇深”,鐵礦石擠壓了鋼鐵行業的巨額利潤,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特別是疫情發生以來,鋼材價格大幅下降,鐵礦石價格仍保持高位,二者相背而行。

          疫情下的鐵礦石迷思:何時不再成為鋼企之“利潤黑洞”?

          3

          用哪些手段對沖鐵礦石價格波動?

          鋼鐵產業鏈利潤大多讓上游鐵礦石賺取

          上文的分析可以知道,疫情影響鐵礦石貿易量,最多可能達到幾千萬噸,這看起來是個天文數字,但和每年鐵礦總進口量相比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2018年,全球鐵礦進口總量15.8億噸,其中亞洲進口13.5億噸,中國大陸一地進口量就達到10.6億噸,占到全球的三分之二,其中澳大利亞和巴西合計,占2018中國鐵礦石總進口量的89.5%!和如此龐大的進口量比起來,受影響的這點量顯得微不足道。

          疫情下的鐵礦石迷思:何時不再成為鋼企之“利潤黑洞”?

          中國之所以是全球鐵礦石的最大買家,一方面是由于國內鐵礦資源貧乏,另一方面,在中國鋼鐵生產中,由鐵礦石為原料的長流程生產工藝占據了絕對的主導地位。2018年,中國長流程煉鋼產量占全國產量的近90%,而以廢鋼為原料的短流程則處于起步階段。

          疫情下的鐵礦石迷思:何時不再成為鋼企之“利潤黑洞”?

          國際主流礦山企業長期以來,利潤率都“高得嚇人”。以四大鐵礦商的力拓為例,2019年,雖然鐵礦石產銷量小幅下降,但是價格上漲,使其鐵礦石業務的銷售收入增長明顯,同比增長30.3%至240.8億美元凈利潤同比增長48.0%,至96.4億美元,凈利潤率高達40.0%!真正的“點石成金”!

          反觀鋼鐵行業利潤水平,實在低得可憐,根據中鋼協統計數據,2019年,中鋼協重點鋼鐵企業銷售利潤率為4.43%,2020年的1-2月,由于鋼材價格的進一步下降,銷售利潤率降至2.35%;上市鋼鐵企業中,中信特鋼(行情000708,診股)2019年利潤率較高,也僅為7.4%。

          而放眼全球,國際鋼鐵企業利潤率普遍不高,素以盈利能力強著稱的韓國浦項制鐵,2018年營業利潤率2.6%,2019年也只有8.5%,日本制鐵甚至2019年虧損……國際礦商的高利潤與國內及國際鋼鐵企業低利潤對比,反映出鋼產業鏈利潤分配的極度不平衡!

          疫情下的鐵礦石迷思:何時不再成為鋼企之“利潤黑洞”?

          就是這薄如紙的利潤,還被居高不下的鐵礦石“剝削”:據界面新聞記者統計,截至4月9日,已有十家上市鋼企公布2019年年報。這十家企業去年實現凈利潤總額約189.02億元,較上年的385.94億元同比下降約51.02%,有的企業下跌幅度甚至高達80%!

          疫情下的鐵礦石迷思:何時不再成為鋼企之“利潤黑洞”?

          據經濟觀察報報道,某著名上市鋼企表示“受2019年鐵礦石價格大幅上升影響,由此增加的成本超過20億元”,另一家則稱“原料價格同比上漲明顯,購銷兩端雙重擠壓,鋼企利潤空間收窄,利潤水平同比下滑”。

          鋼企利潤腰斬的原因多方面,但2019年鐵礦石價格暴漲無疑是首要原因,再加上產業結構改革造成的需求放緩,利潤大幅下降自然就不足為奇了。一句話:鋼企苦鐵礦石久矣!

          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副會長駱鐵軍,更是直擊痛點:鐵礦石現貨、期貨市場互動,最高價炒到126美元/噸,2019年8月均價達到115美元/噸,鋼鐵行業苦不堪言供給側改革成果損失殆盡,引起了高層領導的高度關注。與此相反,2019年8月份,中國鋼鐵工業協會鋼材價格指數為104.75點,比2018年同期下降了14.13%。

          一邊是上游鐵礦石企業的大賺特賺,一邊是下游鋼鐵企業利潤微薄,抗風險能力脆弱,這其中有定價機制的原因,更重要的是,上下游集中度的不同,導致了議價能力不對等!

          目前發達國家鋼鐵行業集中度已經較高,然而鐵礦石是一個全球市場,需要對比全球鋼鐵行業集中度,四大礦商經過多年耕耘,鐵礦石產量合計穩定在全球產量的一半!從2012年起,澳大利亞,巴西兩國鐵礦石產量就占到了全球的75%。

          疫情下的鐵礦石迷思:何時不再成為鋼企之“利潤黑洞”?

          相比之下,鋼鐵企業的集中度遠沒有這么高:2018年,全球前十大鋼鐵企業粗鋼產量占比約24%,同年國內前10鋼鐵企業粗鋼產量3.27億噸,占全國總產量35.25%,同比下降1.65個百分點,集中度有所下降,其中寶武、河鋼、沙鋼、鞍鋼、建龍、首鋼進入世界鋼產量前10位。

          疫情下的鐵礦石迷思:何時不再成為鋼企之“利潤黑洞”?

          種種原因,使得作為全球鐵礦石最大買主的中國鋼企,不但沒有享受到大主顧的優惠條件,反而在很多時候受制于上游的鐵礦石巨頭。即使經歷了2008年震驚全球的“力拓案”,也并沒使得情況有多少改變,一旦海外鐵礦石供應出現異常波動,國內鋼廠現貨儲備受制于資金占用、倉儲庫容等不利因素,往往缺乏應對之策。

          不過天災面前,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3月至今,在疫情的重壓下,全球多家鋼鐵企業宣布進行裁員計劃、減產停車措施,包括安賽樂米塔爾、日本制鐵、塔塔鋼鐵、蒂森克虜伯、美國鋼鐵等。

          那么這次疫情對鐵礦石上下游的沖擊,是否會帶動整個行業的利潤重新分配呢?蘭格鋼鐵研究中心這樣認為:

          國際上鋼鐵企業紛紛減產,并出現一波裁員潮。如果減產是短期應對疫情的手段,那么裁員則是戰略調整,裁員潮出現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鋼鐵企業對中長期趨勢的判斷。后期國際鋼企減產對鐵礦石需求的影響將逐漸顯現,我國全年鋼材需求預計下滑,鐵礦石需求也將回落。

          不考慮特殊事件影響的情況下,隨著鐵礦石供給的提升及消費的回落,產業鏈利潤有望向鋼廠端傾斜。在此背景下,鋼鐵行業緊密跟蹤下游需求變化的同時,更應向上游找利潤,通過建立更加合理的定價機制,促進鐵礦石價格反映真實的供需關系。

          多管齊下,對沖價格風險

          所謂“更合理的定價機制”,絕不僅僅是被動接受,更大程度上應該是主動出擊,利用更加多樣化的衍生品,對沖鐵礦石價格波動的風險。在2013年國內上市鐵礦石期貨的基礎上,2019年底,國內鐵礦石期權終于上市了。

          此前,已經有鋼廠及貿易商在海外市場進行鐵礦石期權交易,但存在境內外財務套保結算難匹配、匯率波動風險難控制等問題。隨著國內鐵礦石期權的上市,國內鋼企在這方面的作為逐漸增多,和期貨一起,為國內鋼企上了一道“雙保險”。

          期權的雙保險究竟是如何發揮作用的呢?其實和別的品種原理并沒有什么不同:理論上,期權買方收益無限,風險有限。通過買入一張期權合約,即可實現下跌時天然截斷虧損,上漲時自動讓利潤奔跑。

          鐵礦石期貨主力合約價格7月份一度沖高至每噸900元以上,8月又快速跌落至600元附近。如果采用鐵礦石期權進行買入看漲保值,即便期貨從800多元跌至600多元,損失也僅限于每噸20-30元的權利金,既能夠控制衍生品頭寸風險,后期還可尋找合適的價格和機會繼續建倉或買入現貨。

          期權的應用是多方面的:鋼廠、貿易商在生產及貿易環節都存在運用期權工具進行套期保值的需要。

          例如某鋼廠年底有冬儲需求,為了防止年底鋼廠集中采購時現貨價格上漲導致成本增加,可以提前買入看漲期權或者牛市價差期權,對沖年底可能的采購成本上漲;再比如,貿易商在國外一口價買入鐵礦石,裝船、運輸周期中需要對貨物進行保值,就可以買入看跌期權或者熊市價差策略進行對沖。

          企業利用期權進行風險管理的場景還有很多,江蘇金貿鋼寶這樣分析:

          比如可以利用期權管理鎖價訂單時滯帶來的風險。有些鎖價訂單從中標到簽訂正式合同存在1-2個月的時滯,合同最終能否簽訂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如果采用期貨套保,一旦現貨貿易對手違約,企業裸露的期貨頭寸可能面臨較大損失;而如果通過買入期權套保,企業付出的成本有限,且依然能起到很好的對沖效果。

          此外,期權還可以用于管理進口鐵礦石月度價格波動風險。進口鐵礦石價格多是采取普氏指數月均價進行結算,鋼廠怕漲不怕跌,月初為防止當月鐵礦石月均價格上漲,采用鐵礦石期權進行管理,不僅能夠將損失控制在有限范圍內,還避免了使用期貨套保時可能面臨的基差風險。

          除了運用金融衍生品,國內鋼企還在積極探索其他渠道,試圖建立更加合理的定價機制,力求解決高價鐵礦石吞噬利潤這一“頑疾”。

          例如,2019年,寶武集團粗鋼產量躍居全球首位,也成為全球鐵礦石最大的采購者,今年4月,寶武投資5億元,聯合多家鋼企成立原料采購服務公司。通過構建統一運作的原料資源共享平臺,寶武將旗下公司的分散采購進行集中,一方面在風控、物流等方面提升效率,一方面提升定價話語權。

          又如,今年1月份,寶鋼股份(行情600019,診股)與巴西淡水河谷公司完成了長協項下部分進口鐵礦石的人民幣開證跨境結算,此次結算合計金額約3.3億元人民幣(折合近5000萬美元),標志著中國寶武在大宗原燃料進口采購方面實現了與世界主要礦山公司采用人民幣跨境結算的新突破。到了今年4月份,寶武與力拓集團運用區塊鏈技術加密的首單人民幣鐵礦石交易將實現順利交貨,標志著鐵礦石人民幣跨境結算又邁出了一大步。

          長期看,我國鋼鐵行業一方面重視鐵礦石全球資源的供應保障體系建設,彌補國內資源稟賦的不足。同時,作為全球鐵礦石市場最大買家,也要積極運用衍生品,加強渠道探索,最大程度避免被高礦價牽著鼻子走,爭取產業鏈的更多話語權。

        關鍵詞閱讀:鐵礦石

        責任編輯:竇曉蕓
        快來分享:
        評論 已有 0 條評論
        精彩推薦
        四大礦山發運平穩 鐵礦石供應過剩難以改變

        2020-05-08 10:30:43來源:期貨日報

        大跌眼鏡!沙特提價油價卻沖高回落!特朗普貼身隨從感染新冠病毒

        2020-05-08 10:24:28來源:期貨日報

        黃金閃耀背后:投資需求飆升 一季度ETF流入量同比增長7倍

        2020-05-08 10:25:05來源:期貨日報

        24家鋼廠漲價 庫存降幅收窄 鋼價漲到頭了?

        2020-05-08 10:01:10來源:我的鋼鐵網

        夜盤重啟運行平穩 黃金期貨成交近乎翻倍

        2020-05-08 02:53:08來源:證券時報

        滬膠放量上行 底部有望確立

        2020-05-08 10:17:40來源:方正中期期貨

        大宗商品板塊投資月度觀察:超跌反彈過后 五月將加劇波動

        2020-05-08 10:26:15來源:國投安信期貨

        “原油慘案”后 又有負價格?天然氣出手了 火速執行!

        2020-05-08 15:06:16來源:中國基金報

        商品期貨收盤漲跌參半 滬銀漲3.45%、鐵礦漲逾2%

        2020-05-08 15:03:33來源:金融界網站

        近月國內進口大豆巨量到港 我國豆粕市場持續測試供應壓力

        2020-05-06 14:16:05來源:油粕面

        更多>> 以下為您的最近訪問股
        理財產品快速查詢
        實時熱點
        赢彩与你同行859cc